(DN)《Who Am I?》

DN《 Who am I?》

×本篇無顯著配對,微偏向月L。

完成日期:2007/01/28(祭 永遠的神-夜神月)



全文*6374字。




-Past <過去>


  「小月,你以後想要做什麼呢?」

  「我以後想和爸爸一樣,當個警察…。」幼年的月怯懦的說著,但從那雙眼裏,可以看見相當堅決的目光。

  「哈哈…幸子,你們家的小月還真是可愛呢!而且又這麼聰明、這麼乖巧,害我都想生孩子了!」說話的人是月的母親──夜神幸子的朋友。

  「呵呵…快別這麼說…。」夜神幸子笑著摸摸月的頭。

  當時的月就只是似懂非懂的看著大人們推托似的誇獎著自己。


*          *          *



  『Who am I?』

  月是家裏的長子,因此,他曉得自己必須符合長輩們的期待,唯有如此,自己的作為才不會被否定,才不會讓別人失望。所以,他要做一個好孩子,好哥哥。

  「哥哥,下來一起玩嘛!」夜神妝裕手拿著小皮球,在庭院朝著月的房間揮手。

  「等一下!等我把這本書看完!」月打開窗戶,對著樓下的妝裕大叫。

  雖然當年的月才國小,但是擁有過人智商的他,早已迷上各國的法律相關叢書,就連專門術語也難不倒他。學校的功課更不用說了,那種簡單的課程讓月無聊到不行,每次考試也理當是全學年的冠軍了。

  「月,最近在學校的功課如何?」剛下班回家的警察爸爸──夜神總一郎邊吃著晚飯邊問著月。

  「小月這次又考全班第一名了呢,老公。」夜神幸子得意的看著月。

  「其實哥哥也是全年級的第一名喔!」夜神妝裕興奮的說,剛進小學的她其實也不太清楚考試的排名,只不過這個數字聽起來就很厲害的樣子,使她不禁感到佩服。

  月只是靜靜的觀察家人的反應。

  「嗯…」夜神總一郎撫著下顎思索了一會兒:「月,我看你也別老是窩在家裏…」

  「什麼意思,爸爸?」月睜著大眼疑惑的看著父親。

  「這個暑假我休了個長假,我想帶大家出國玩玩。月,你有想去的地方嗎?」

  「我想去英國。」月堅定的說著。

  其實他也不曉得為什麼,只是腦海裏突然浮現了這兩個字。誰也不知道,這會是他們兩人命運般的第一次相會。

  「我想參觀那裏專門培育優秀兒童的華米之家。」



*          *          *



  而當年暑假,夜神一家也的確前往了英國。

  「月,這兩位是這裏的負責人──華米先生和羅傑先生。」夜神總一郎招呼月過來打個照面。

  「月,華米先生是這裏的創辦人,他同時也是世界知名的發明家呢!」

  月看著與他同齡的孩子在快樂的遊戲,心裏不由得一陣羨慕。即使他認為現在的生活有多麼的枯燥無味,但是他必須扮演一個乖孩子。因此,無論如何,都不可以隨意透露出心裏真正的想法。

  此時,月的目光被窗中的那道人影給吸引住了。裏頭的人影坐在電腦前,身邊擺著一本本厚重的書籍,而那人的桌上簡直雜亂無章,周圍擺滿了各式的甜點。

  『這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啊?』小小年紀的月忍不住被心裏生出的好奇心給吸引了過去。

  月走了過去,那人影似乎察覺了些許的風吹草動,他猛然從椅子上站起來,轉向月的方向,並打開窗戶。

  誰曉得那人的臉旁竟如此嚇人,空洞無神的眼、放大的瞳孔、嚴重的黑眼圈,和下垂的嘴角…,月不禁退後了一大步。

  不料,那人說話了:「你是日本人吧?」

  月微微的點頭:「你呢?你也是日本人嗎?」

  「我?」他的嘴角微揚:「我應該是日裔英國人吧?」

  不明白那怪人的說法,月提了膽子:「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你說那句話的結尾會用疑問辭?自己的身世自己應該最清楚的,不是嗎?」

  大概訝異眼前約只有十來歲的小鬼能有如此專業的語言辨析能力,男人的眼瞳為之一亮。

  「…你是來參觀的嗎?」

  「嗯!我叫月,L-I-G-H-T,你呢?」月精神抖擻的挺著胸說道。

  那人只是一笑:「名字有這麼重要嗎?…」

  「你想來這裏嗎?」那人問。

  「月!你在哪裏?要走了!」遠處隱略傳來夜神家人的親喚。

  「噢!馬上來!」月隨便應了聲。

  「我還有家人。」月帶著自信的微笑,揮了揮手,掉頭離去:「再見!」

  「再見了,月。」那人咬著自己的麼指,目送著那小身軀的離開。


*          *          *


  事後,月在參觀一場英國杯網球賽時又遇見那人。

  『他的網球打得真好。』月目不轉睛的盯著目前的賽況。

  「月,你想要打網球嗎?」夜神總一郎牽著兒子的小手問道。

  「是的!」月回答得篤定。

  結果,那個有著熊貓眼的怪人最後也拿到了冠軍,但月沒和他再
說任何一句話。

  至月離開英國,他們倆再也沒有見過面。誰也不曉得,十年後兩人再見面,便成了敵人。


*          *          *



  月在日本依然十分活躍,中學時參加了網球比賽,連兩屆都獲得了全國冠軍。國三那年是他最後一次參賽,他甚至在典禮的頒獎台上發表了:「網球玩到國中畢業就好,以後不會再參加比賽了。」。

  時光飛逝,月上了高中,成績仍維持著全國第一的水平,也仍對自己的作為抱持著質疑,卻扮演著人人稱羨的完美模範生。

  更甚於一般人的智慧以及正義感,導致後來改變夜神月命運的契機。




*          *          *



─Now <現在>




  十七歲那年,心裡衍生的正義感更甚,成天看著在街上晃盪的人,電視網路出現的惡人,我不禁大嘆這個世界的腐敗。在某次上課的偶然間,我望向窗外,在草坪上發現了一本黑色的筆記本。
  「夜神同學,請你翻譯一下這個部份。」
  「是…『曾有哲學家對此質疑,人活在世界上的真正價值…』。」
  「非常好,真不愧是全國模擬考第一的夜神同學。」
  下課後,我基於好奇心,拾取了那本筆記本,上頭寫滿了英文。
  『DeathNote…直譯的話就是死亡筆記……名字寫在筆記本上的人就會死……』
  白痴!我在心裡暗罵,把筆記本放回原地,我打算回家。但沒走兩三步,我竟開始掛念著那本惡作劇筆記本──要是那上面寫的是真的,那…愚蠢!那才不可能是真的!
  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但最後我還是把筆記本撿了回家。

*          *          *

  『這本筆記是真的!』
  電視上的綁架犯死了也許是巧合,但是剛剛那名撘訕男子也照著我寫的內容車禍身亡。有兩個人佐證那就不再是巧合,死亡筆記是真的。而我…我殺了兩個人……我成了殺人犯!
  我的眼球佈滿了血絲,過度的恐懼使我的大腦以及心臟劇烈的作痛。
  第一個人或許死不足惜,甚至死了更好,但第二個人應該罪不致死…。不過,這不正是我想要的嗎?早看不慣這世界的風氣,早已凋零的正義,我可以拯救這個世界!那些不良的人種,死了更好不是嗎?
  問題在於…我的精神力……
  縮在棉被裏,手抱著頭,我顫抖著。
  『才殺了兩個人我就這樣,我有辦法繼續做下去嗎?』不禁捫心自問。
  但是,清理地球的工作,總得有人來做,除了我以外的人,有誰能做到呢?不,沒有!只有我!我為著全世界而非我本身的利慾,只有我可以做到,可以的,我一定可以!我將藉由死亡筆記本改造這個世界。

*          *          *

  每天放學回來,我只是默默走到房間,開始我神聖的制裁,直到一星期後,有個奇怪的死神降臨在我的房間。
  『我就要死了嗎?』
  被那可怕的模樣驚嚇到,我抿著嘴下了個判斷。
  「我是死神──路克,我並不會對你做任何事。打從這筆記掉在人間界的那一刻,它就是人間界的東西了。所以它現在,是屬於你的。」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寫上人類多懂的英文,再把它丟到人間界來。」
  「咯呵呵…真要說的話…」路克拿起我桌上的蘋果吃了起來:「因為我無聊。」
  「……我也一樣,我也是因為無聊。」我打開筆記本,打算繼續在上面寫上犯罪者的名字。
  「喔?」
  「所以,我想要創造一個沒有犯罪的新世界,而我,要成為新世界的神!」

*          *          *

  『Who am I?』
  我是個不平凡的高中生,不但是全日本第一的模範生,並且擁有過人的智力,以及冷靜的思考力,而現在,又拿到了死亡筆記本。我是夜神月,也是世界的救世主,新世界的神!
  「月,你看看電視上又有好玩的囉!」路克指著我房間的小型液晶電視。
  『我是Lind.L.Tailor,簡稱L……奇樂你的所作所為都是世界上的罪惡!』
  不滿這傢伙的批判,我把他的名字寫進筆記本。四十秒後,電視上的那個L果然心臟麻痺死亡。正當我覺得無聊時,電視上又出現了奇怪的畫面:『沒想到你真能憑空殺掉犯人,其實你剛剛殺死的人是今天要處決的死刑犯。但是,名為L的我是真實存在的……來啊!你來殺我啊!快點殺掉我啊!……』
  這個宣誓將我送上刑場的傢伙,狂妄的指稱我是罪惡的…。不!我才是正義!忤逆我的人才是邪惡!我一定,會把你親手葬送!

*          *          *

  時光飛逝,和L的鬥智也幾年了,在對手與搭檔之間,我和L似乎也培養了一份默契以及特殊的感情。但是他和我的理念不同,我想創造新世界,而他卻想阻止我,所以,我必須除掉他,除掉這塊絆腳石。
  「月…」L──龍崎看著電腦螢幕,親聲喚著我。
  「…怎麼了,龍崎?」
  「我有時候常會有種很怪的想法…像現在跟你在一起搜查,心裡總是暗暗的期望奇樂案件永遠不要解開…因為若解開了,我和你也不可能像這樣在一起……」龍崎充滿感慨的說著,看來他已認定我就是奇樂。
  「月,我喜歡你。」龍崎從椅子上起身吻了我的唇:「你喜歡我嗎?」
  我喜歡他?不,不可能。
  「我恨你。」無情的推開龍崎,我逕自離開了房間,留下迷惘傻愣著的他。
  到了外面,我想了很多。或許我並不討厭龍崎,甚至稱得上是喜歡…。但是,只要投入感情就註定了失敗,我必須捨棄這等無用之物。趁現在還來得及,早一步打碎這些情感。
  「雷姆,妳寫上去了嗎?」
  『嗯,一切都照著你的希望,也是海砂的希望…。』
  「那真是謝謝妳了,雷姆。」
  『不過,你真的打算那樣做嗎?』
  「…與妳無關吧…何況,我並不後悔……。」

*          *          *

  彷彿來到一個荒世界,四周只有貧瘠的土地,以及散落一地的白骨。
  『這裡是哪裡?』
  往前走,望見一條岔路。
  朝左邊的那條看去,是龍崎!他蜷曲著身子,躺在地上面容扭曲的掙扎著。他似乎注意到我,眼神看著我的臉;他伸出手,想要碰觸我,但距離實在太遠;他張著嘴,想告訴我什麼,但卻無法發出聲音。荊棘爬上他的身子,他看起來好痛苦,我瞪大了眼,這就是他…垂死的掙扎嗎?
  我走向他,但才前進一步,我便曉得,我無法再走下去了。這是條死路,倘若我選了它,只會斷送了我自己,以及世界的未來。不可以!不可以因為私慾而迷惑了自己。
  閉上眼,我心一橫,朝右邊的路走去。我不再回頭,不再理會龍崎的低吟。奇樂之路,這才是我要的……。

*          *          *

  醒來,早已隔天。依照我的計畫,龍崎應該已經在醫院了。
  我想去看他,我還有話想說……。
  「什麼?他不見了?」找了櫃檯人員詢問,竟發現這驚人的消息。
  可惡!都這種時候了,他會去哪裡?
  多種回憶及想法在我的腦海裏沉浮著。乍然,旁邊走過的大學生,點燃的我的心。
  我只是一味的跑,但是,這次不是為了逃避,而是為了面對!
  他在那裏,他一定在的!
  走近東大網球場後的倉庫,果然看見龍崎獨自一人縮在角落。
  察覺到光線,他抬頭輕問:「…是誰?」
  「龍崎…你在這裡…。」
  「…月,是你嗎?」龍崎想要起身,卻因體力不支而差點摔倒,我趕緊過去攙扶他。
  「為什麼不乖乖待在醫院?」我調整姿勢,讓他能舒適地躺在我懷裡。
  「月,待在哪裡都一樣的,不是嗎?」
  龍崎的一句話,殘酷的使我想起夢裡的情形。夢中見死不救的我,自私、醜惡的我…。
  「但是,無論如何,我都是很喜歡你的……咳…咳咳…」龍崎一說完,馬上劇烈的咳了起來,他純白的上衣多了幾污血漬。
  「龍崎……」不忍的看著虛弱的龍崎,我還記得,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深深的吻了龍崎,臉龐露出歉意:「對不起,龍崎,我說恨你是騙你的…」
  撫上他的臉:「我也是,我也很喜歡你…。」
  「謝謝你,月…」
  「龍崎…」看著手腕上的錶,我笑了:「謝謝你永久放棄了世界的所有權…。」
  龍崎薄弱的目光逝去,我想他最後看到的只有我虛偽又陰險的慘笑…但是,為什麼他的顏容上帶的卻是真實且幸福的微笑呢…?
……
                 ──二OO四年十一月五日。



*          *          *




─Future<未來>




──悼
   夜神 月  Yagami Light
   真實的自我,那深邃的純真眼神。
                  二OO四年十一月五日──

*          *          *

  龍崎死後,夜神月將他的遺體帶回搜查本部大樓,搜查人員看到他,全都流露出錯愕的神情。
  「…月,你還好吧?」注意到兒子臉上的淚痕,夜神總一郎上前想拍拍月的背。不料,月卻像蛇蠍般躲開。
  「月?!」
  「不要碰我,我已經不是原本的夜神月了!」此時,夜神月的眼裡竟放出一絲誰也不曾見過的涼意。
  「你在說什麼啊,月?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松田想把月拉進房間,但總一郎止住了他:「先讓他一個人靜一靜…。」
  「海砂!海砂在哪裡?」夜神月雙眼佈滿了血絲,焦躁的來回踱步。
  「彌…彌海砂在裡面的房間。」
  「月!」感受到外頭的騷動,海砂從房門內探頭出來。一看到月,趕緊飛奔似的投入月的懷抱:「月,海砂好想你喔!」
  「海砂,跟我來!」月拉起海砂的手腕,就要轉身離開。
  「月!你要去哪裡?」夜神總一郎著急的喚住了月。
  月停下腳步,頭也不回的說了一句:「不要來找我。」
  這突來的語句,使總一郎等人愣在原地,半晌說不出話來。待他們回過神來,夜神月及彌海砂早已不見了蹤影。
  「海砂,妳有帶護照、印章,還是一些身分證明文件嗎?」
  「有啊!海砂連筆記本都帶了,真是萬事俱全呢!」雖然怎麼樣都無所謂,但海砂仍禁不住好奇心:「月,我們要去哪裡啊?」
  「我們結婚吧!」月握著海砂的手。
  「咦?啊?」彌海砂不敢置信,卻又難掩欣喜的看著月。
  「我想和妳兩個人,一起創造新世界。」
  「月…我好愛你…」海砂緊擁著月,而月也將手指穿過海砂的髮絲,用深情的眼神來回報海砂的愛戀。
  「我也是,我們去英國定居吧…海砂。」
  「月……」
  夜神月與彌海砂就這樣一同走進機場,從此音訊全無,再也沒有出現過。兩人究竟去了哪裡,沒有人曉得,只是,日本原搜查本部的人員,開始一個個身亡,而奇樂的制裁行動,也逐漸擴大規模,掃遍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且再沒歇息過。隨著奇樂勢力的增強,已經沒有國家敢跟他作對,就連美國也不例外。

*          *          *

  『Who am I?』
  他,已經不是夜神月了。
  真正的夜神月,早在當年的十一月五日死亡。
  那純淨的靈魂,已經消逝。餘落此污穢的殘骸,被覆進這稱為「虛假」的軀體。
  如同那懸在夜空的明月,遠看是如此的神聖、高貴,是個透明潔白的結晶體。但,只要上前一步,便可發現月球崎嶇醜陋、充滿坑洞的表面。
  那是他的心,被剝取了一大塊的感情及回憶所留下來的屍。
  什麼也不是的他,只剩下一個名字──奇樂!
  只有「奇樂」可以包裹那殘缺的身軀,唯一的那條路,只有向前邁進,成為新世界的神!
  而夜神月的記憶,將永遠停在那一刻。

*          *          *

  「月,真的要這樣做嗎?」路克指著筆記上的名字:「奇樂終於連自己的家人也要殺害了呀!」
  「沒關係的,路克!」他輕輕一笑,繼續在筆記上寫名字的動作。
  ……時光彷彿回到了從前……。
  十五年前在華米之家。
  『…你是來參觀的嗎?』有著黑眼圈的男人問道。
  『嗯,我叫做月,L-I-G-H-T,你呢?』一頭褐髮的小男孩精神抖擻的道別…。
  『名字有這麼重要嗎?』男人只是輕笑:『你想要來這裡嗎?』
  『…我還有家人呢!』
  回憶就這樣停留在當年的褐髮小男孩自信滿滿的道別…。
  「反正我已經沒有家人了。」他滿意的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又望了望筆記上寫著「夜神粧裕、夜神幸子、夜神總一郎」的紙頁。
  「嗯?怎麼了,月?」
  「你在叫誰啊,路克?我叫做『奇樂』。」他扔了顆蘋果給路克。
  「喔,那,『奇樂』,你怎麼了?」路克一臉無所謂的吃著蘋果。
  「沒什麼啊,路克,倒是最近我好像沒辦法看見犯人的名字呢!」
  「喔,那是因為海砂死了啊!」
  「海砂?」
  「是啊,是你自己把她的名字寫在筆記上的啊!是你親手殺了她呢!月!」
  「不!」
  「啊?」
  「他不是『夜神月』殺的,而是『奇樂』殺的。」
  「你在說什麼啊?月,我怎麼完全聽不懂?」路克決定不管他,繼續吃他的蘋果。
  奇樂把玩著床頭的人偶,每一個都是他親手縫製的,但似乎每隻布偶都各少了一樣零件:彌海砂的娃娃,缺少了眼睛;其中甚至還有一些娃娃斷手斷腳的。但,只有一個布偶除外──那個一頭黑髮,有著深深黑眼圈的娃娃。
  奇樂撫著那個娃娃淡笑著。
  「吶,月,你真的全部忘記了嗎?」
  「是啊,全忘記了……。」眼角爍著淚光,兩行清淚自他的雙頰流下。

*          *          *

  「路克,可以告訴我我的壽命還有多久嗎?」
  「咯呵…怎麼?你想死啦?」
  「…沒有,只是問問。」
  「喔…那麼,你的人生還漫長的很呢!」
  「咯咯…制裁無數的殺人者奇樂,你已經是一個神了啊!咯呵呵呵呵…!」
  死神的雙眼爆出寒光,張開黑翼陰森的笑著。他那黑漆的身子,和蘋果的鮮紅直是一大對比,伴隨著在座位前用筆記殺人的奇樂之神,這付景象更顯得詭譎…。
  他是誰?
  嘴角露出邪笑,他不是夜神月,夜神月已經死了…那麼,他究竟是……
  「奇樂!我是奇樂!全世界的神!」



*          *          *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引用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RIANA

Author:RIANA
璃玥RIANA個人文庫, 衍生同人寫作。放置CP:
*DeathNote:LX月(RAITO)(主)/月XL(舊文)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DinoxHIBARI
*悖德之城:JxF(傑契司x馮)
*黑執事:賽巴斯汀×夏爾
*鬼畜眼鏡:佐伯克哉×御堂孝典
*吾命騎士:雷瑟×格里西亞(審判×太陽)
*APH:法×英(FRxUK)

(貌似有劇增的趨勢XD)

聽我說!
chat boxxxx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訪問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