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題//DH)《NO.47--Kiss instead of love》




家教五十題創作命題—

--NO.47*Kiss instead of love(DH)

<迪諾視角/含H>

建檔時間: 2/4 2009



───────────────────────────





  他不太記得是什麼時候的事了,也許是十年前又九個月,也許是十年前又八個月,總之是他和雲雀恭彌初次見面的時候,那個里包恩託付給他的學生。

  「咬殺!」
  那孩子總是對他說著這麼一句話,不膩的。

  但令他意外的是,在他跟雲雀恭彌告白的時候,對方並沒有說出──咬殺。

  『我愛你,恭彌。』老實說,那次他躊躇了很久,想過自己的身分,恭彌的身分,最後,他還是做出了決定。
  『為什麼?』雲雀恭彌偏著頭,直盯著他看。
  『呃……這個,因為恭彌很可愛,我是不知不覺被你給迷上的,我很喜歡你。』他抓了抓頭,紅著臉像個青春期的少年道出一連串心裏的話。
  『……』恭彌意外的什麼也沒說,也沒轉頭就走,好像在等待著什麼。
  黑髮少年低著頭,小小的手拉住他的衣領,喃喃:『沒有證明。』
  實在是太可愛了!他彎下身子,手輕端起雲雀的下顎,另一隻手撫過他的臉頰,然後低下頭,朝著那略翹的唇瓣一吻:『這是證明。』

  他也只是突然想起他這引領著數千名部下的黑手黨首領在二十二歲的時候步入了和正常人的十五六歲差不多的階段──談戀愛。
  是真正的那種談戀愛,不是像他以前,被教導著女人中有很多間諜,不可以被女人給騙了,於是在他的十五六歲,他擁有的不是一般人的戀情,而是很多可以使用的義大利美女。而到他接管了加百羅涅,自己也忙於公事,也就是和一般的大人一樣,美酒、女人、上床。愛人嘛,可以有好多好多個,但沒有一個是重要到不可或缺。

  在這場戀愛之中,除了自己因為家族內部的工作,沒辦法常常見面以外,沒有什麼好抱怨的。真要說的話,應該是恭彌從不對他說「喜歡」,或「愛」吧!

  『恭彌,好想你,我喜歡你,好喜歡,好愛你。』他擁住雲雀恭彌,在他的耳邊訴說著幾個月沒見的思慕。
  不料雲雀恭彌卻滿臉嫌惡的推開他:『我討厭你說想我,也討厭你說喜歡我,更討厭你說愛我。』
  這倒是換他不明白起來,怎麼會有人因為愛人的愛語而感到生氣的呢?
  他走近雲雀,將他抱到房間的床上,吻住他的口,而剛剛尚在生氣的恭彌卻也迎合了過來,對方的貝齒輕啟,主動把舌穿了過來,他有些驚訝,但很快的,慾望戰勝了那訝然的心情,他與恭彌的舌纏在一塊兒,滑而濕燙,待到他們分開,口裏的銀絲早就不曉得牽去多少條。
  『怎麼不生氣了呢?』他輕笑。
  『我不討厭你吻我。』好個彆扭倔強的答案。

  如果只是孩子般的玩笑,他也可以諒解,但在這十年多交往的期間,雲雀恭彌真的從來不對他說「喜歡」、「愛」,甚至是「想念」,他也討厭他說一樣的話,非常討厭,討厭到連拐子都不給,直接掉頭就走。但只要他給他一個吻,他便會不計前嫌的擁過來,即使前一秒他才在盛怒狀態。

  他一直不明白為什麼雲雀恭彌要生氣。

  但他也一直,想聽他對他說──「我愛你」。
  


  今天他開完家族會議,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到房間,一開啟自己房間的門,便聽見靠窗的那張辦公椅轉動的聲音,一轉過來,是穿著一身合身黑西裝的黑髮青年。

  “Buon compleanno, Dino.”
   雲雀恭彌揚起嘴角,指著全身是汗的他:「好久沒見到你這狼狽的樣子,真是有趣極了!」

  他迅速走上前,把雲雀給收進懷裏,而原本手裏的公文就隨它散落在地。最近真是太忙了,忙到連自己的生日都忘得一乾二淨了,沒想到雲雀恭彌竟然記得,而且還親自跑來加百羅涅府邸找他,說實在,他是有些感動的。

  「想要什麼生日禮物,笨馬?」玩笑似的喊了聲,就算途中經過了十年,雲雀恭彌與他的身高差卻依舊維持在一個很微妙的數字。
  「想要你對我說,『我愛你』。」他金色的瞳裏滿是認真,兩手扶住雲雀的肩膀。
  「不要。」對方絲毫不考慮的拒絕了,卻還看在他生日的面子,沒有離去。

  「即使,我要結婚了也不願意?」加百羅涅的世襲傳統,到他迪諾手上,還是必須延續下去。
  「……」雲雀恭彌垂下頭,沉默了會,開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也不用說了吧……」
  「恭彌……」

  「小時候的我,不懂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每天都沉浸在咬殺群聚的生活中,直到那時候,有個奇怪的外國人自稱是我的家庭教師,當時是看在小嬰兒的份上才勉強陪他玩玩的,沒想到那個人卻說喜歡我,當時,我還是不懂,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那種情感,我並沒有,是那個人教了我,然後我懂了,原來那份會想見面,會想依賴的感情叫作『喜歡』,叫作『愛』。」

  「恭彌……」

  「沒辦法見面,那個人只會在電話裏說想我,跟喜歡還是愛什麼的一樣,那種話有什麼用?想見我就來找我啊!愛我就證明給我看啊!我才不相信什麼喜歡還是愛的,那種不實際的東西不是很快就消失了嗎?」


  意外地……坦白呢。
  那孩子就這樣發牢騷似的說出了好可愛的話,害他忍不住用他的唇封住他的,阻止他繼續說下去。他將恭彌壓在牆壁上,一隻手按住對方的手腕,另一隻手則拉開雲雀的領帶。

  「恭彌,說了可愛的話呢!」他舔舐著雲雀的耳蝸,齒輕咬過耳邊骨。
  「嗯……手放開……」雲雀的手腕掙脫他的掌握,改環住他的脖頸,雲雀頰裏的紅彩從那薄膚中透了出來,深邃的黑瞳逐漸模糊了理智。

  他用來解開領帶的那隻手褪去雲雀的西裝外套,探入了白淨的襯衫中。
  沿著腰際爬上,修長的手指感受著肋骨間的縫隙,接著撫上胸口,指尖繞著尖挺的乳首劃著圈,他也低下身子,隔著一層襯衫的布料,含住那早已因濡濕的的身子而透出淡粉色彩的櫻丘。

  「呃……嗯……不要……」雲雀按住他的頭,有點抗拒的往外推。

  而他也惡性的往他的乳尖輕輕一咬,在雲雀發出嗚嚶的鳴聲時,他的手早已解開對方的皮帶,挑出那炙熱的昂立。

  「恭彌,今天濕的特別快,我想我們大概有半年沒見面了對吧?」邊用手套弄著雲雀的勃發,邊揣測性的試問。
  「七……七個月……啊嗯!」在雲雀回答的時候,他也試著舔弄那不停的冒出白濁的端點,之後他完全是用嘴來服侍雲雀,兩隻手則撐住對方即將倒下的腰。

  「恭彌,轉過去,背對我。」他說,內心卻在哧哧竊笑,不曉得為什麼,今天的恭彌格外的配合呢!
  他的手撥開兩座渾圓的股丘,朝那被藏著的粉菊一吻,一面用舌舔吮,一面把手指放進粉穴。因為唾液的潤滑,手指很輕易的便滑進去了,接著他再放入另一隻手指,任憑那兩指在密道中擴張按壓。
  「呃嗯!可……可以了……快一點……」雲雀恭彌的腳跟往後一滑,要不是他剛好站起來撐住他,恐怕就要跌跤了,這樣子,他可捨不得呢。

  「恭彌……放輕鬆哦!」他在雲雀耳邊呼出一道曖昧的氣息,他的手讓自己的碩挺頂住那濕潤的穴口,將身子緩緩往前推進。
  「啊……啊啊……」雲雀有些無力的喊出,酥軟的身子被夾在他與牆壁之間。
  有規律的漸漸加快了速度,他舔咬著恭彌的耳垂,一隻手環住他的腰,另一隻手在他的胸前不停揉弄,雲雀恭彌整身屈服在他的蹂躪下,完全失去了自主權。
  「啊……哈啊……啊嗯!」對方隨著律動不自覺擺動的腰枝,驀然止住,而雲雀的喉嚨也吐出一絲浪吟。
  「嗯?是這裏嗎?」他惡意的笑笑,朝著同一點猛烈的攻擊,而恭彌比平常的嗓音略高的歌叫也陸續竄出。

  「恭彌,為了證明我愛你,我要在你的體內留下我愛你的證明。」
  「不……不要……唔啊……」
  最後的高潮隨著銀白色濁液的噴出告結,他橫抱起恭彌,吻了吻他的髮,然後讓他回床上躺著。
  

  「就休息一下吧!」他輕笑,但衣袖卻被床上的人兒給拉住:「嗯?」

  「你……就這麼想聽我說『愛你』嗎?」由於尚在喘息,雲雀說起話來有點結巴。
  「咦?這是當然的吧!只要是戀人都會想聽對方向自己說『我愛你』啊!」他理所當然的說。

  兩人沉默了會,雲雀沒有說什麼,他也沒想到要說什麼。

  「那就成了你最後的願吧!我……」恭彌像是終於放下什麼似的吐了口氣,他要說的話還沒有說完卻被他給堵住,用那兩片溫熱的唇瓣。

  「我已經聽到了,恭彌。」吻過恭彌之後,他舔了舔嘴唇,微笑。

  「吶,你什麼時候結婚?」雲雀不對他的吻發表任何意見,卻提出這有些突兀的問句。

  「這,就要問恭彌了,你什麼時候願意跟我結婚呢?」原來是這麼回事,他笑笑,這麼說來,在他為了逼迫對方說出「我愛你」可是費勁心機的說了個謊呢!不過要是恭彌說他說謊,他可是不會承認的,身為黑手黨的首領,連這點狡狤都沒有,那怎麼行呢?

  「你不是說要和別人結婚了?這騙子!害我……」不出他所料,雲雀恭彌果然生氣了。

  「咦?我可沒那樣說,我只說我要結婚了而已,誰知道恭彌自己想了很多呢?」他狡詐的笑道,趁著恭彌腰痠背痛,無法行動,不多欺負他一下簡直太不划算了。



  但,他還是想對他說。

  「恭彌。」他又吻上他的唇:「你聽到了嗎?」

  你聽到了嗎?恭彌。

  「嗯。」恭彌應了聲,然後回吻。

  那個吻,是「我愛你」的意思,是”Ti amo”的意思。
  與別人不同,他迪諾‧加百羅涅,與雲雀恭彌,這一對獨特的戀人,的愛語也是獨一無二的。

  那代表著連綿情話的吻。






(END)
─────────────────────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

管理員許可後即可顯示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RIANA

Author:RIANA
璃玥RIANA個人文庫, 衍生同人寫作。放置CP:
*DeathNote:LX月(RAITO)(主)/月XL(舊文)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DinoxHIBARI
*悖德之城:JxF(傑契司x馮)
*黑執事:賽巴斯汀×夏爾
*鬼畜眼鏡:佐伯克哉×御堂孝典
*吾命騎士:雷瑟×格里西亞(審判×太陽)
*APH:法×英(FRxUK)

(貌似有劇增的趨勢XD)

聽我說!
chat boxxxx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訪問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