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題//DH)《NO.49--Only, a little piece of me》





家教五十題創作命題—

--NO.49* Only, a little piece of me (DH)

※除DH外含隱1818,慎入

※致 剡沁 生日賀文

*閱讀方式將於最後說明…抱歉發這麼造作又晦澀的東西。
*單雙數段落有微妙相關…





───────────────────────────








  ──Questa è una torre.

//Un

  自從他有印象以來,他就一直待在這裏。

  這裏的世界一片漆黑,牆上有一扇窗,但是那被層層鎖鍊及木板封住,連一點光線也透不進來。很奇怪的是,他並不害怕,儘管一個人待著,彷彿是早已習慣了這一切。

  「你注定活在一個人的世界。」

  通常在他這麼想的時候,那個人說話的聲音就會從空中傳來,會說是憑空傳出,也許不過是因為他不曉得那個人究竟在何方。

  『我是誰?』

  他曾這樣問他,在他睜開眼不久。那個人從穿越了一幕幕黑簾,來到他身邊,抱起尚幼小的他。

  「雲雀恭彌,你一生就得這樣活著了。」

  『那麼你又是誰?』

  「我是你。」

  我是你。
  這樣的嗓音迴盪在黑暗的空間中。




  那個人總是不時的出現在自己面前,他喊他:雲雀、雲雀。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所處的房間究竟有多大,是不是走了幾步就會碰到牆壁,或者是無論多麼賣力的奔也跑不過盡頭。因為他看不見,並不是真的看不見,而是「不被准許看見」,這個空間不只是黑,而是虛無。

  直到有一天那個自稱是自己的人開門進來,是的,他「開門」進來,因為他看到了,對方出現的地方射進了幾絲亮光。

  「雲雀恭彌,你是只能活在黑暗中的人。」那個人奔到自己身邊,擁住自己說:「你只能活在這裏,你一旦接觸到外面的陽光空氣,便會化為塵土。」

  『怎麼了?』不曉得為何,此時他竟感覺到那個抱住自己的人才是個孩子。

  「除了我以外,沒有人能夠佔有你。」他抱著他,不肯放手。


  ──恭彌……你在哪?

  彷彿是從外頭傳來一陣呼喚,那個人立刻放開了自己,轉頭看向外面的光明。

  ──恭彌!你打架真的太衝動了!不要不理我嘛!

  然後那個人跑了出去,把他一個人留在原處,當地又恢復了黑暗。


//Due

  「恭彌,剛剛我在找你呢!」男人露出與滿頭燦金一般耀眼的笑容,摸摸雲雀的頭。

  「做什麼?」

  「你在生氣嗎?」

  「為什麼?」

  「剛剛叫了你一陣,你都不理我呢!」迪諾抱住他,在他看不見的角度臉色微微沉下:「你好像,不在這裏,不在我身邊,從這個世界上突然消失了。」


//Tre

  自從那次可疑的呼喊以及光線傳來,他開始好奇外面的世界,他的世界不只這樣,他只是被禁錮在這個空間中而已。他多次往前探索,朝著上次光線傳來的方向,卻一無所獲。

  這時另一個他出現了。

  「雲雀恭彌,你在試圖逃離這裏嗎?」對方的語調中蘊含著怒氣。

  為什麼?為什麼要生氣?

  這是他所不明白的,他只不過是想要看看那個人所處的世界罷了,以及,他好奇,他好奇那個呼喚聲。


  ──恭彌,我好想你啊……


  之後他走了,臨走之前吻了自己的額。

  他想到了一個方法,就是那扇應該被稱做「窗」的東西,他要破壞他,只要把那些木板樁釘全部拆毀,他一定就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吧!

  他忙著拔釘,釘子卡得很深,沒有任何工具的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用手指,用牙齒,好不容易才往後拔出一些。
  然後他聽到了,那樣的呼喊聲──恭彌!



//Quartre


  雲雀翹著腳坐在接待室的沙發上,對面坐著那個笨拙的金髮男人。

  他不耐的開口:「所以,你到底想說什麼?」

  「哈哈,沒有啦……」迪諾有些難為情的抓抓頭,而後又露出了一種愉快的神情:「我只是在想,恭彌你終於肯好好聽我說話了。」

  雲雀別過臉,無論他多努力的轉頭,臉上的紅暈依舊是躲不過迪諾的眼。他溫柔的繞到他的背後,擁抱他,一手將雲雀的頭扳過來面向自己,然後吻了下去。


  那晚,他們上床了。



//cinque

  另一個他從不稱他為恭彌,他會喊他恭彌,雲雀恭彌,甚至是──恭……

  「恭……」門倏地被推開,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門的聲音。他朝他跑來,將他壓在牆壁上。他感受到對方在喘息,好像是為了逃避什麼才進來的。

  他並沒有抗拒他,只是睜著無知的眼眸盯著另一個他,他的手拂上對方的髮。

  「你不要離開這裏,留在我身邊,遠離魔鬼的誘惑。」對方稍微退開,這時他發現了那個人的臉部好似比之前見到他的模樣要成熟許多。

  ──恭彌,你睡著的樣子好可愛哦!

  那個人吻上他的唇。

  「只有我能進來這個地方。」所以,請你別逃。


  然後那個人走了,什麼也沒改變,他繼續拆他的窗戶。

  這回他好不容易才把釘著窗口的木板拔開一角,外面照射進來一陣刺眼的白光,他連忙用木板擋住洞口,而後一點一點的移開,讓自己習慣於光亮。

  他實在待在黑暗的角落太久了,要不是他好奇於一個溫柔的呼喊,他想他一輩子可能都不會想要探頭到外面的世界。他喜歡自己所待的地方,黑與白的世界,冰冷而孤獨,這讓他覺得很輕鬆。

  ──恭彌……

  是那個男人。

  ──啊……迪諾……不……

  是另一個他。

  他當時還不明白他撕裂窗口封著的一角所聽見的是一陣又一陣的交媾聲,只是他聽見了從「自己」的口中吟唱而來的歡愉。


//Sei


  「恭彌,我會在義大利等你。」迪諾俯下身,在臨走前給了雲雀一個再見的吻。

  「我才不會去找你。」雲雀撇著嘴說。

  「我等你。」

  雲雀恭彌扯著自己的黑髮,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對眼前的男人這麼執著。明明,不過是他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他說他愛他,然後他們做愛,一切的愛情都是對方一廂情願編織的網,如同蜘蛛絲般將他黏住,然而這層關係又容易斷裂。

  他會墜入谷底,從此不再是王者。

  都是眼前的男人,他排拒他,他不要自己的生命裏面有他,那讓他成為弱者。

  但,沒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他已經控制不了自己,他脫離不了他,不管迪諾加百羅涅在哪,無論怎麼逃避,最終,都會回到對方身邊。

  迪諾、迪諾……那是他雲雀恭彌,最大的弱點。


//Settembre


  在他忙著拆閉鎖的窗板時,那個人突然衝了進來,一把揪住他的衣領,臉上因憤怒而脹紅。

  「你現在是在做什麼?你為什麼要接觸外面的空氣?你會死的,雲雀恭彌。」他搖著他的身子。

  『不會有事的,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他竭力用最平和的語氣告訴他。

  「你會死!你會死去的!」他說:「像現在這樣難道不好嗎?你就如浮雲般,是自由的,沒有人能夠束縛住你。」

  聽到這句話,他奮力的甩開了他的手,回吼道:「自由的是你,不是我。我現在不過是一隻籠中鳥!」


  對方似乎不曉得該說些什麼,他明顯地愣住了,他看得出來。然後他頭也不回的離開,在他消失的地面前他發現了對方留下來的一對拐子。

  那段時間他一直在研究那副拐子,他發現了一個很好用的機關鐵鉤,於是他使用工具來撬開窗戶上的釘子,果然比徒手要容易多了。

  ──恭彌,我們都交往這麼久了……

  他已無法忍耐,迫切地想要知道這個男人是誰。



//Otto


  窗戶已經被他拆開了一大半,正當他準備休息一下時,另一個自己進來了。

  對方彷彿下定了決心,一來便坐在他對面,手插入他柔順的髮絲,撫過。

  「我知道我已經阻止不了你,我失敗了。」他淡淡開口:「這是一場輪迴的夢魘。我一出生就被關在這裏,在我有印象時,遇見了十五歲的我。我做了與你一樣的事情,一切的一切都在重覆著,然後經過了好一段時間,那個人便不再出現。他走了,跟日夜誘惑你的嗓音走了,而後我走出去,孕育你。」

  不等他做出任何回應,那個人一說完便站起來:「已經沒辦法了,你會明白的。」

  然後對方毫無任何眷戀,他連回眸也沒有,逕自離開了空間。

  「我今年二十五歲了。」

  那是他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然後那個人再也沒有出現。

  他不想休息了,他焚膏繼晷地拆著那扇窗,終於,窗口成了一片空白,他遮住自己的雙眸,他沒有想過外面的世界竟是如此的耀眼。

  驀地,門被打開了。

  ──「恭彌。」

  是過去他所在意的那個聲音,現在與他彷彿沒有任何距離。是的,那個人就在眼前,離自己不到幾步遠的地方。
  他不自覺地往外走去,然後他碰觸到對方的手,他抬頭,他的世界第一次闖進了黑白以外的顏色。事後那個男人告訴他,那叫做金色。

  「恭彌,我愛你。」那個男人牽住自己的手,把自己拉進他的懷抱,他低頭熱情地吻著他:「你終於肯從自己的世界中出來了,恭彌,我等了你好久。」

  他笑了,第一次。



//Nove

  他回頭凝視著自己之前所待的地方,那是一座高塔。


  他在心裏大喊不妙,這下他完全被眼前這個叫做迪諾加百羅涅的人蠱惑了。

  他今年十五歲,要開始孕育另一個高塔中的雲雀恭彌。

  他想,他會告訴他:「要小心蛇的話語,他引誘你去咬下名為愛情的虛偽之果,讓你跌出我為你設置的伊甸園。」






(END)


3237字

─────────────────────



我想我有必要來解釋一下這篇奇怪的作品,身為作者居然寫這種要自行解說的作品我真是倍感慚愧…


  這篇文章的單雙數段落其實是相互呼應的,雙數段才是真正的現實,而單數段則是與之呼應的恭彌的內心。(第八第九段落除外)

  第一句義大利文的意思是「這是一座高塔」,在雲雀遇見迪諾以前,他一直是把自己關在高塔的房間的。雲雀恭彌君臨天下,目中無人,也不願為任何人事物敞開心胸,那時候的他很強,因為沒有情感所以沒有弱點。

  十五歲那年他遇見迪諾,便被他吸引。儘管對方張開雙臂擁抱他,但他的內心是抗拒的。迪諾是第一個突破層層荊棘包覆的高塔闖入他內心的人,他會害怕這樣的改變,世界只有黑與白的他也對那過度璀璨的金充斥著恐懼與排斥。

  「只有我能佔有你。」雲雀對塔裏的他不斷的說,同時也是對自己說:雲雀恭彌永遠是雲雀恭彌,任何人都不能左右他,那時迪諾已探入他的心,他感到緊張。儘管他試圖催眠自己,但仍無法改變自己逐漸趨向迪諾的腳步。

  「像現在這樣難道不好嗎?你就如浮雲般,是自由的,沒有人能夠束縛住你。」這裏雲雀兩人(笑)的對話是一種諷刺,不信任別人永遠孤身一人對雲雀來說,在外在的身體上卻時是種自由,但內心卻是像囚犯般被禁錮著。

  第八段迪諾說:「你終於肯從自己的世界中出來了,恭彌,我等了你好久。」意即他終於肯為迪諾敞開心房,迪諾自此走入他的世界。

  而就算如此,他卻仍就執著抱著一種排拒及後悔,他一直都在掙扎,在自己與迪諾間徘徊,這樣的情形不停的輪迴,對於是否要走出獨自一人的樂園來到凡間,自始至終雲雀總是糾結著。因為,強者是不需要弱點的。

  關於孕育啊,雲雀與雲雀年齡差之間的問題,基本上是十,然後不需要太在意,因為是虛幻的啊!只是他的內心。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引用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RIANA

Author:RIANA
璃玥RIANA個人文庫, 衍生同人寫作。放置CP:
*DeathNote:LX月(RAITO)(主)/月XL(舊文)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DinoxHIBARI
*悖德之城:JxF(傑契司x馮)
*黑執事:賽巴斯汀×夏爾
*鬼畜眼鏡:佐伯克哉×御堂孝典
*吾命騎士:雷瑟×格里西亞(審判×太陽)
*APH:法×英(FRxUK)

(貌似有劇增的趨勢XD)

聽我說!
chat boxxxx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訪問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