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王者之葬》





DH--《王者之葬》


*4592字

*發文時間: 07/06 2009


(DH萌站週年圖配文參賽作品-連結在左邊)

(可以的話懇請賜票謝謝///)→掩面奔逃

───────────────────────────







/Connais-tu, comme moi, la douleur savoureuse,
Et de toi fais-tu dire : " oh ! L'homme singulier ! "
- J'allais mourir. C'était dans mon âme amoureuse,
Désir mêlé d'horreur, un mal particulier ; /

/你感受到,如我一般,一股美味的痛楚,
/然後你就說了:「哦!這孤獨的男人!」
/──我將死去。這是在我多情的靈魂中揉雜著恐懼的慾望,一個壞傢伙;


──────────────────────

  昨天又殺死一個叛徒,並且是自己親自動手的。

  對方被一群黑衣人圍住,然後自己站上前來,把槍上膛,瞄準對方的額頭。
  『BO、BOSS,對不起,我還有老婆孩子啊……』一慣的求饒。
  『我會好好安置他們的。』自己依然,面無表情的扣下扳機。

  一道血柱從對方額頭噴出,血花四濺,自己在部下的擁護下離去,卻依然在鬢邊沾上了一點血,還是溫熱的。

  他做的一點也沒錯,他只不過是為了保護他的家族,身為一個首領該行的責任。
  但頭很痛,他面色鐵青,只要殺了人就會這樣。

*       *      *

/ Angoisse et vif espoir, sans humeur factieuse.
Plus allait se vidant le fatal sablier,
Plus ma torture était âpre et délicieuse ;
Tout mon cœur s'arrachait au monde familier. /

/少了叛逆性格的懊惱以及強烈的希冀。
/死亡的砂時計將逐漸流出,
/我的酷刑是愈發痛苦的快感,
/我整顆心從這熟稔的世界中拔除。


自己身處於一片漆黑,四周一點聲音都沒有。

這裏,是哪裏呢?

迪諾‧加百羅涅站起身來,東張西望,什麼也看不見。待視力稍微在黑暗中恢復,
他這才看清四方的荒蕪,蔓草叢生,森林似乎也是張牙舞爪。他坐在一張椅子上,好像是有點老舊的絨毛坐墊,應該是紅色的吧?他的直覺告訴他。

  這裏的氣味潮濕,有股難聞的霉味,而卻又不時飄來一種刺鼻的血腥味,或是腐朽味。

  『BOSS……』突然從黑暗中傳來了一陣沙啞的呼喚,應該是自己的部下,他們來找自己了。
  『我在這裏。』迪諾循著聲音行走,下了一段坡道,進入了樹林裏,然後他停住了。
  『BOSS……』是剛剛出聲呼喚自己的男人,對方抬起頭,眼窩是整個凹陷下去的窟窿,彷彿月光就是要把焦點集中於那人身上,迪諾這時看得一清二楚。包括沿路滴的血,枯朽的軀幹,還有不停從本來是眼珠該待的位置爬出的蛆蟲,四處亂飛的蒼蠅。
  
  迪諾連忙後退了幾步,這樣的生物,根本不能稱之為人。
  而那個生物也步步逼近迪諾,這時,他才注意到那個生物原本所在的位置是一個隆起的小丘,上面立著墓碑。

  『BOSS,大家都死了……』整個口腔都已經潰爛,這是他不久前殺掉的叛徒,現在還是個還沒腐爛完全的活屍體:『我的罪,我一個人擔當,但是我的老婆孩子……都死了……』

  然後迪諾轉身,看見眼前出現的四肢斷裂的女人以及小孩,頭頂破了很大的洞,可以從外面看見大腦的皺摺。這樣的死狀,是跳樓自殺的。

  『加百羅涅,你的罪孽,該用什麼來償還?』


/J'étais comme l'enfant avide du spectacle,
Haïssant le rideau comme on hait un obstacle...
Enfin la vérité froide se révéla : /

/我像個孩子般渴求著一齣戲劇,
/痛恨那簾布幕有如我們厭惡障礙……
/終究冷酷的真理顯露:


  他赫然發現自己原本坐的地方是那張他平時坐的椅子,身為王者君臨的寶座,而下面的那座隆起,則是枯骨堆疊起來的。那一根根枯瘦的骨,白的令人怵目驚心。
  這就是自己目前的地位嗎?
  他──義大利第三大黑手黨加百羅涅第十代首領,所握有的一切權力,都是用屍體骨頭堆砌起來的。這是多麼卑劣的行為?他手上的紋身,他眼前所見,全部都在告訴他,他的罪惡,不可饒恕。

  ──逃走吧?

  一個熟悉的映像浮現在自己眼前,他伸出手,看著絕望的他。

  『恭彌?』

  『BOSS……』

  不曉得,自己所踩過的那些骨骸裏面,有沒有眼前的可人兒?自己將他拖下水,讓他自己摔進泥淖……利用自己最愛的人……

  『恭彌,快走!這裏很危險!』

  走!然後不要再回來!不要讓自己有把你留下的機會──

  然後他看見了,在他的王位底下滾動的彭哥列指環……

/J'étais mort sans surprise, et la terrible aurore
M'enveloppait. - eh quoi ! N'est-ce donc que cela ?
La toile était levée et j'attendais encore./

/我毫無意外的死了,而一道惱人的曙光束縛我。
/──呃什麼!不就是這樣子的嗎?
/那布簾放下而我依然在等待。


「BOSS、BOSS!」

迪諾睜開雙眼,羅馬利歐拉開窗簾,刺眼的陽光灑落。

「哦!BOSS,您醒了嗎?」羅馬利歐注意到迪諾憔悴的臉龐:「恭彌已經來了。」
「啊啊……請他稍等一下,馬上就過去。」
「是。」羅馬利歐應了聲,退出迪諾的房門。

所以,剛才的那一切,全部是夢嗎?
迪諾甩甩頭,試圖甩去方才的記憶,不過貌似是徒勞無功。

*       *      *

迪諾打理好自己後便走出臥室,發現在客廳中斜躺在沙發上的黑髮美人,身上的和式浴衣領子微開,露出迷人的鎖骨。

  「吶,真慢。」朱唇輕啟,吐出魅惑的嗓音。
  「恭、恭彌,你的衣服……」
  「因為天氣很熱,等你等得不耐煩,就去洗澡了。」雲雀恭彌從躺椅上坐起身來,走向餐桌:「你還沒吃飯吧?我可以陪你吃。」
  「啊啊……謝了。」

  迪諾從外表看起來有些癡愣,回答雲雀恭彌的問題也有些心不在焉,就算再怎麼裝出自然的樣子,也無法掩飾眼窩底下那道深深的黑眼圈。雲雀恭彌見他不怎麼動盤裏的食物,也就直接湊上前去,在對方耳邊吐氣。
  迪諾似乎是被驚嚇到了,連忙推開雲雀。

  「你不想我來?」雲雀恭彌挑眉,明問。
  「怎麼可能?你能陪我,我很高興」迪諾嘆了一口氣,離開餐桌,重新癱坐在長椅上:「大概,是做噩夢了吧……」
  雲雀恭彌也跟上前,坐在他旁邊:「昨天殺人了?」
  「嗯,制裁了一個叛徒。」迪諾面無表情的敘說:「今早部下來通知我,他的遺孀及孩子都自殺了。」

  雲雀恭彌沉默了半晌,纖長的手指撫上對方的臉龐,感受那光滑中帶點刺癢的感觸:「你應該很清楚,這不是你的錯,誰叫他要背叛加百羅涅?」
  「而他的老婆孩子都是無辜的,是我殺了他們。」那漂亮的鳶色眸子流露出一段空洞。
  「是利息,因他而亡的家族成員所要他付出的代價。」雲雀淡淡的說。

  這回換他沉默了,他雙手掩面,將臉埋在膝間。

  他忘不了夢裏象徵的王位,底下累滿了成千上萬的骸骨,這是他們這一族所背負的罪惡,權力鬥爭、背叛……全是些不好的東西。而他身上的刺青,是用犧牲者的鮮血勾勒而成的。為什麼?為什麼自己要做這種事情?殺害了許多人的污穢雙手,以及王位底下的彭哥列指環……

  「迪諾……」輕喚。
  「恭彌,對不起,把你牽連進來,你會恨我吧?」這時的他,甚至連抬頭的勇氣都失去了。
  雲雀恭彌沒有吭聲,而後用拐子重擊了對方的頭一下:「你是白癡還是什麼的嗎?」

  受到一股向下的力量,迪諾的身子往上稍微反彈,轉過頭來看著雲雀。

  「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可以控制我嗎?你是哪門子的英雄?」雲雀恭彌猛搖著迪諾的肩膀,開口:「是我自己選擇進入這個圈子的,不是你的關係,不是小嬰兒的關係,也不是任何人的關係。」
  「你要是不殺了那些人,會有更多人因此而死去,包括你最重要的家族。」雲雀恭彌停止搖晃對方:「迪諾,你不是英雄也不是神,你只是一個普通的黑手黨首領。」
  他從椅子上起身,走到迪諾的正前方:「我就如浮雲一般自由,我一直在邀請你,你不想要過這樣的生活,我隨時可以帶你離開,撕裂你手臂上的刺青……」
  「但你不想這樣吧?就算被束縛著,你也想要保護你最重要的加百羅涅,你那些部下,你領區內的人民。這樣的路可是你自己選擇的,現在還在消沉什麼?」雲雀恭彌偏頭微微一笑,亮出手裏的閃耀著銀光的柺,抵在金髮男人的頸間:「我會咬殺你的。」

  迪諾瞪大了淺褐色的眸,他一個人確實是什麼都做不成的。自從他接掌加百羅涅,已經十幾年了,歲月的流逝是不是這麼的不可思議?他曾經不想要成為殺手的首領,他是其他人口中的廢材迪諾。是什麼時候的事呢?在他下定決心要保護他最重要的人,接受了加百羅涅的跳馬標記,然後趕跑了敵人,成為了首領。早已在當時,他就已經決定他的一生將為加百羅涅奉獻,就算罪惡的穢血染滿雙手,也在所不惜……十年前,他所要保護的人又多了一個。

  他擁住眼前的雲雀恭彌,一頭金髮在對方胸前蹭著:「恭彌……」

  雲雀恭彌摸摸迪諾的髮,然後推開他往後退了幾步,坐在長椅另一端的把手,褪下身上柔軟的浴袍,白皙的長腿伸到迪諾面前晃了晃,最後停留在對方唇邊:「與其想這些沒意義的事情,不如好好來享樂一番。」

  「啊啊……說的是呢!這麼好的機會說不定以後不再有。」迪諾輕笑,手撫上對方纖瘦的小腿肚:「恭彌,你是我的女神……」
  「哦?這麼說你就是追隨著我的國王囉?迪諾。」雲雀唇微張,伸出桃紅色的舌舐過自己紅潤的唇。而另外一隻腳則是自對方胸前緩緩往下滑,然後停在迪諾的褲檔,輕挑而揉,在上面勾勒小圓圈。
  「是啊……不管多少,我都給你舔乾淨……」迪諾也伸出舌頭,舔過對方的腳趾,此時,自己褲頭的拉鍊也被對方解開,早已勃發的碩大彈了出來,他感受到雲雀腳底板細緻的肌膚摩擦著自己:「噢!恭彌……」

  迪諾伏在雲雀身上,吻上他的唇,像是品嘗美食一般,重覆的吮著對方已腫得桃紅的唇瓣,而後用舌撬開那顆顆分明的潔白貝齒,滿是情欲混合著淘氣的蜿蜒鑽入對方口腔。濕熱的內壁從深處蜷出一段熱情的回應,自己也捲上對方襲擊而來的吻。最後他們分離,帶點銀光的細絲拉出,雲雀恭彌臉上的紅彩以及唇邊流下的唾液誘惑著他。
  
  接著他貪婪的從雲雀撩人的頸間往下吻去,幾乎全身都將被他舔遍,彷彿連任何一滴香汗都不願放過。雲雀恭彌的身子還是如此雪白而窈窕,或許該歸功於他總是在敵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便把對方給解決,絕不允許除了雲雀自己外的任何人在他身上留下印記。

  「啊……迪諾……」他的舌包覆胸前的粉蕾,一面含著吮吸,一邊用手揉捏,而另外空出來的一隻手,則往對方的下腹部探去。
  然後他吻上對方粉紅而濕潤的鈴頭,與第一次抱他的感受不同,當初那稚嫩如今也成熟許多:「恭彌,我一定會幫你舔乾淨的……」
  「呃嗯……迪諾,不……要去……」迪諾整個含下對方下身的英挺,先是舔拭,而後來回的磨蹭。
  「吶,恭彌,就先讓你去一次吧?」說完便稍微用力的吸吮。
  「啊啊……」一陣優格般濃稠的白濁液體噴進迪諾的口腔,迪諾將其嚥下,而紅鈴上的小孔尚餘著一些,他用手指沾去,再用自己的舌舔過。

  「啊嗯嗯……」雲雀恭彌突然感受到自己後方的小穴被入侵,迪諾的手指在裏頭四處按壓,旋轉著手腕,彎曲指關節找到對方的敏感點。
  「呀啊……迪諾……已經,夠了……」他的眼角滲出點點淚珠,比平時略高的浪吟更是勾起了迪諾的慾望──想要將其佔有的慾望。

  聞聲,迪諾退出了手指,將自己的碩大頂住對方的股間,而後在黑髮人兒的額前一吻,倏而挺進。
  「呃……啊嗯……」雲雀的下身一陣緊縮,感受到對方逐漸加快的律動,他那媚人的腰枝隨著韻律扭動。
  「恭彌、恭彌,我愛你……」早已被情慾染滿的聲帶吐出低沉而沙啞的喉音,迪諾擁著對方的身子來回抽插。
  「哈、哈啊……迪諾……」禁不住疼愛的身子頻頻嬌喘,用罄自己的氣力,雙手一環,抱住對方的頭。
  「恭彌……」迪諾減緩了律動的速率,抬頭看著對方美麗清秀的臉龐而今漾著愛慾的紅潤,霧氣氤氳著那雙黑色鳳眸,嘴角的蜜液流下。這樣的情景使他不禁又加快了速度,想要及早使彼此都跌進高潮。
  「哈啊……迪諾……迪諾……」雲雀恭彌,他愛著懷裏男人的燦金髮絲,這個人的存在又是那樣的耀眼,儘管他生存在無止盡的黑暗深淵。
  「恭彌……你是我的女神……」
  「嗯啊啊……」

*      *      *

  和恭彌在一起已經有十年了,他一直把對方看作如生命般重要的人,而對方也確實如他所視一般重要。他只是沒想過,在自己最消沉的時候,會是這個孩子拉著自己,不,這時的雲雀恭彌已經不再是當年的小孩,而是獨當一面的大人,是他的戀人。

  那樣的罪惡感依然存在,而這是自己願意承擔的,他已經認清了這一點。

  後來他又做了一場類似的夢,只不過裏面喚著他的人是他現在的部下及人民們,當然還有彭哥列的雲之守護者,所有幫助過他的人,他的老師,他的朋友,他的家人……

  往他們所處的方向奔去,是一片曙光,那混濁的林子也在這片白光的照射下化為灰燼,僅餘那張王者座椅以及滿地五彩繽紛的鮮花。








(END)

──────────────────────────────


*全文完結共4592字。

*原文詩原著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 1821-1867)之惡之華《Les fleurs du mal》,之中的CXXV. Le Rêve d'un Curieux(壹佰貳拾伍‘一個古怪的夢),本文編翻譯為璃玥。
我們所存在的世界中,每個人都在不停的往上爬,這個社會就猶如金字塔一般,若是眼中只剩下目標,那麼也只能把其他人擠下去才能爬到頂端吧?
我想迪諾所握有的權力也是這樣。這會讓我想到黑執事漫畫裏面有一幕是少爺所坐的王位是由屍體堆疊起來的。
當一個人認清這件事實的時候,一定會遲疑,並感到迷惘吧?迪諾的惡夢就是這樣。因為迪諾曾經是雲雀的家庭教師,他教了他很多,所以我想在這裏讓雲雀告訴迪諾一些事情,一個人真的沒有這麼偉大,我們不可能改變所有的事情,但是如果試著改變,就算成果只有砂礫大小,但那依然是可以累積的。迪諾不可能保護所有他想保護的人,就像是一個人不可能十全十美吧?
當我們在攀爬的時候,是不是已經想清楚這條路是自己想要的呢?既然已經決定了,就不要猶豫,放膽去做吧!

我想這就是我想要表達的,若是可以激起看完的親們的想法,就很開心了哦!

最後還是要祝萌站生日快樂,如果沒有萌站,我也不會認識這麼多人:)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引用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RIANA

Author:RIANA
璃玥RIANA個人文庫, 衍生同人寫作。放置CP:
*DeathNote:LX月(RAITO)(主)/月XL(舊文)
*家庭教師hitman REBORN:DinoxHIBARI
*悖德之城:JxF(傑契司x馮)
*黑執事:賽巴斯汀×夏爾
*鬼畜眼鏡:佐伯克哉×御堂孝典
*吾命騎士:雷瑟×格里西亞(審判×太陽)
*APH:法×英(FRxUK)

(貌似有劇增的趨勢XD)

聽我說!
chat boxxxx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訪問統計